二月藍
  照母山
  照母山,你雖然是一座山,但你的海拔
  同我的愛一樣
  並不很高。但是,我並沒有
  把你越愛越矮
  而是越愛越親,越愛越近。我常常獨自開車
  去你那裡讀書,邀朋友喝茶
  甚或一個人閑逛
  讀書時,我喜歡到三聯溝的一個小池塘邊
  坐在大樹下的木椅里
  讀小說,讀隨筆
  讀史,讀傳,而讀得最多的是詩
  我可以把山中的風
  讀得在詩行間很流暢地吹拂,把枝條上
  大掛大掛的白,讀成
  文字的綠,把此起彼伏的蛙聲
  讀成逗號、句號、驚嘆號
  有時我把自己讀成了普拉斯,有時
  我把自己讀成了李清照
  更多的時候
  是徐志摩在給我讀《再別康橋》,在同我
  頻頻揮手高呼:“沙揚娜拉!”
  喝茶時,我喜歡到邀月閣,雖然
  我去閣中往往是下午
  但也有月可邀,在李白的狂放里,在呷茶
  那一剎那,在仰起頭
  看見我皎潔的面龐,以及額上
  緩緩瀉下的清輝
  同三五友人品茶,最是優雅,最是心曠神怡
  月白風清。一盞茶水
  可以看白水人生,茶葉如夢上下浮沉
  可以看天空從水面靜靜移動
  人世間了卻了多少滾滾紅塵。有人品得沉默了
  有人品得悟及到淡泊之境
  而我不停地擺弄手中的梔子花
  唯有唏噓。閑逛時
  我喜歡到綠色迷宮,那些灌木
  組成的通道,像八卦圖
  像迷魂陣,百逛不厭,百逛翻新
  很自豪的是,我沒有
  將一個姓謝的女子逛迷失,而是越逛越清新
  越逛越清醒。七葉樹
  被我認準,它的七葉就是我的七種感慨
  格外的藍,格外的亮
  硬骨凌霄的骨頭與我同樣硬
  我看著它說話
  除了愛憐、驚艷,那股衝天而上的姿勢
  讓我成為它豪氣的一部分
  龍船花里裝的不是劃龍船的槳聲和鑼鼓聲
  而是我鳳一樣的心跳,我要
  壓住龍的歡騰
  壓住它身下的波濤,不允許它背著愛情亂游亂奔
  芍藥的花期已被錯過
  但還在記憶里芬芳
  藍嬌花藍得我想變成晴朗的天空或者海水
  我看花,花看我,兩不厭
  無論多久,都不會嫌棄
  我伸出媚娘般的手,把我愛過的地方輕撫
  我摸不到荊棘和尖刺
  明亮的陽光下
  是細事的花蕊,是鳥鳴和鳥鳴的倒影
  照母山,我又來了,我不把
  車子停在你的下午之外,我同樣
  把車鑰匙交給
  我信任的那隻蝶保管
  今天,我不喝茶
  不閑逛,只讀書。請你猜一猜:我會讀
  哪一本書?晚風,首先
  吹開哪一頁
  夢中的照母山
  今夜,夢中,你悄悄地
  露出秋色初染的輪廓,我如同面對母親
  在你4700畝的慈愛中,在你
  海拔460米的乳下
  今夜,飛鳴木里的蟬聲未曾熄滅
  那種火紅的呼叫
  不是在尋找你的重重心憂和苦難碎片
  而是讓我的滔滔赤血
  去映照你的冰雪情懷
  今夜,我的夢在月亮中,高於黑暗
  我要對鐵紅的雞冠花
  說出白茫茫的一片蟲聲,我要聽出
  北斗星上藍色的迴響
  同你一道
  平靜地洋溢出槐花和鬱金香的氣息
  今夜,我才知道,白天的照母山
  同黑夜的照母山
  有什麼不同,白天的母親
  同黑夜的母親
  依然一樣:像一個老柿子,深紅,帶霜
  平靜地坐在夢中,核里
  波瀾不驚
  今夜,夢中,我把照母山
  認作最美的母親
  即便醒來也不變,一百年,一千年
  我都記住她的青絲白髮
  她會一遍一遍地
  拂去我靈魂和詩歌中的落葉……
  照母山,我的母親
  烏雲將烏雲撞翻,閃電卻從思念里跑了出來
  照母山,我的母親
  我沒有照顧好你,讓你同我一起
  被傾盆大雨嘩嘩啦啦地打濕
  因為,我未帶傘,照母山你也不撐傘
  因為,我們的身體里
  還保存著大部分大晴天,蝴蝶
  還在我的詩句中飛舞
  蜻蜓映著你的雙頰和額心
  不願離去
  不過,照母山你還是像年輕時的母親
  手拈一枝桃花,俯身
  對我輕聲地說:“女兒,晴久了,也不好
  那樣會幹旱
  下一場及時雨,田土和我們都會得到滋潤!”
  我仰著面回應:“嗯!”
  烏雲還在將烏雲撞翻,撞不翻的是
  我對照母山的熱愛
  我對母親的依戀,我要
  高聲喊出:“照母山,我的母親!”
  像喊出熱淚,像喊出
  思念中的閃電……
  (作者系重慶市作家協會會員)  (原標題:照母山,我的母親(組詩))
創作者介紹

便宜窗簾

hp25hpbvo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